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台州新青年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小妖的外贸女装360搜索google
国康塑业花盆(江浙沪包邮)台州公交查询百度
企业外贸邮箱联系qq:61757384网站建设与推广联系QQ138507广告联系QQ26876502
查看: 8396|回复: 12

我们台州有多少人还知道郑虔呢?

  [复制链接]

24

主题

316

帖子

37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4
发表于 2014-6-9 22: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刻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原高于一切 于 2014-6-9 22:13 编辑

当年读过刘长春的一本散文集,被这篇文章所吸引。今天无意中又读到,在这里贴出来。现在台州人有多少人还知道他呢--郑广文--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刘长春:浙江温岭人,著有多本散文集。获得首届冰心散文奖、第三届人民文学提名奖、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作品入选多省语文教科书,并上过高考试题。后来因贪污罪在牢房里呆着, 不知道现在放出来了没有。

                                                                                        晚年的跋涉

         十二年前一个春寒料峭的下午,我的上衣口袋里揣着一封介绍信,从浙江东南一个县城,走向历史上被称作"台州府",而今作为台州地委驻地的临海,心里忽然泛涌起一种突如其来的陌生感。当改革开放的大潮拍击着沿海省县的时候,临海--这座山城,后来被命名为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城,却显得有点冷清和寂寥。路上行人稀少,青石地板,刀切豆腐似地铺向狭窄而又曲折的小巷,走了一巷又一巷,走呵,走呵,怎么也走不到头。"府治三十六巷",临海的巷多,巷名也挺古拙,蕴藉着几多深意。后来我才知道,当初和如今上班下班走着的这条回浦路,拓宽之前旧名叫"户曹巷",又叫"若齐巷",因郑虔贬台州时曾寓居于此而得名。

        命运安排着郑虔要与这座山城,也安排着我与这个郑虔相识相知,结一段长长的情缘。我的宿舍就在广文路的小巷里,每天从小巷里走出,又从小巷里走回。有时又情不自禁地走向这巷那巷,又知道还有"广文坊",一个高高的用青砖垒就在巷口的台门;在赤城路西至十字街的边上还有"广文井",井栏题款:"民国丁丑年广文坊井",井栏是民国年间重修的,井当挖得很早很早,那井水终年不竭。天大旱时,断水了,附近街坊的居民排着队用吊桶在井里汲水,饮水思源,人们就又常常提起郑广文这个名字和他在台州时的行状。

          后来,我又知道在城外的北固山麓,还有一处广文祠。

          出城西北,平地里耸起一座山丘,林木郁郁,围墙依山,重檐掩映于古樟之间,那墙面上写着"唐代古祠"四个大字。祠门南向,大门前吐下的几十级石阶上漾动着自树阴间筛漏下来的斑斑光影。站在阶前,可以望见灵江,江流有声,浪拍云天。进门,过后花墙,登"直上洞天",碧水一泓,小桥横渡,又有石笋仞岩,见石刻大字"止境"。因为我是拣了黄昏这段时光来漫步的,游。人已稀,只有鸟鸣,鸟鸣而山更幽。在浓重暮霭中越来越宁静的北固山,你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忽然好像听到从远处飘散过来的读书声,一声两声三四声,飘过耳际,飘散于古祠的厅堂里,飘落在绿树赭岩下。又仿佛看见一位老者,颀长的身材,一袭长袍,胸前拂着几绺银须,手携一卷诗文,潇洒飘逸地朝我走桌......

你就是郑虔吗?被誉为"台教正宗"文质彬彬的郑虔吗?"礼乐是尚,乐育如春,赤城丕变,民俗归淳"开一郡风气之先的郑虔吗?

       我们似曾相识。不相识,也无妨,相逢何必曾相识。对于你来说,既然苟全性命于乱世,又不求闻达于诸侯,不管是谁来了,你都愿意接纳,开着大门等待着。于是,我与你不期而遇,也就有了这千古一晤。

        十二年后,又是一个春天的下午。当我面对着修葺一新的这个古祠,面对着"文人游宴读书之地",面对着深厚的墙基和盘根错节蔽天遮日的古樟,我的眼前又浮现起一个学者在他黄昏的晚年,从长安出发走向山城临海的那一段长途而又艰难的跋涉。

       天宝十四载(755)的秋天,杜甫因为上左丞相韦见素的诗发生了作用,被任河西县尉,困守长安十年终于走上仕途的杜甫,终于要和郑虔分手了。

       就在杜甫离开长安赴任的路上,安禄山起兵范阳,而唐代的社会从此便结束了它的盛世,迈入了坎坷多难的时期。

随后,十万狼烟,长安陷落。郑虔与其他来不及逃掉的朝中百官一起被俘并被劫持到叛军的大本营洛阳。一心想着做皇帝的安禄山,在他的大军压向潼关的时候,却停止了进攻,匆匆地登上了大燕皇帝的宝座。他强令包括郑虔、王维在内的代宗时期的文武百官担任伪政府的官吏。郑虔由是被安禄山授为水部郎中。对这场突然降临的内乱压根儿缺乏思想准备的郑虔,却表现出空前的冷静和理智,他先是称病,再是秘密发信到风翔(时肃宗临时政府所在地),向朝廷表明心迹。然后又在第二年,即至德二年(757)的春天,瞅准机会,摆脱了安禄山叛军的监视,潜回西京长安。郑虔做梦也没有想到又会在侄子即玄宗的驸马都尉郑潜濯的官邸里碰到杜甫,"不谓生戎马,何知共酒杯"。故友重逢,而且还能在战乱之中"共酒杯"就更难预料了,也许前生注定他们有相遇痛饮的命运吧!两个人又在一起喝酒,酒是好酒,长安西市的腔酒。酒至半酣,在春夜的灯前,两个人又轮番起舞。一边跳舞,一边却流着泪水,不知道是喜还是悲?喜什么,悲什么,悲喜交加,酒中,舞中,泪水中......

       到了那年秋天,肃宗的长子李傲和名将郭子仪率兵十五万,在回纥兵的协同作战下大败安禄山,重新收复长安。在长安之西的小城市凤翔设立临时政府的新天子肃宗皇帝,随政府一起迂回长安。杜甫在战乱中曾经勇敢地投奔到肃宗政府所在地凤翔,从此成为新政府中的一员。可是郑虔的遭遇却相反,他必须作为敌方的合作者而被捕。郑虔、王维这些人从宣阳的牢狱中被拉出来,赤着脚还不许戴帽,排列在含元殿前,并命令他们俯伏谢罪。周围站着一脸杀气的士兵,举着寒光闪闪的大刀。这是为了让新政府的官吏们知道,背叛国家的人必须受到惩罚。我不知道,此时此刻,杜甫是否也在边上,如果在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想像杜甫和郑虔四目相接时,往事历历和感慨种种,会有多么复杂的视线交流呵!

审判伪方人员的法庭很快组成。礼部尚书李岘和兵部侍郎吕湮任主任检察官,还有御史大夫崔器。其中吕湮和崔器是强硬派,认为"诸陷贼官,背国从伪,准律皆应处死"。翻阅一下唐代的刑法《唐律》,可查到"贼盗"条下有"诸谋叛者,绞已上道者,皆斩。"其注云:"谋叛者,谓欲背国投伪。"

        郑虔谋叛吗?他装病不赴伪职,他给唐代朝廷写效忠信,他伺机潜逃从叛军虎口脱险,是背国投伪吗?现在,郑虔站在那里,浑身哆嗦,战战兢兢,一任凛冽的寒风刮打在满脸皱纹的老脸,流露着木然而又惊愕的神情。他想说,想申诉,想有人站出来为他说话。可是,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所谓的朋友早已闭口。如果杜甫也去,又有什么用,他毕竟官微言轻。郑虔甚至怀疑自己秘密发出的那封信件没有送达,战乱中也许早已飘落尘埃。现在,真的,真的是有口难辩,有理难诉,有冤难伸呵!

       主任李岘这时说了大实话。他说:"这么多被贼军扣留的官吏,一律处死,太过严厉了,还是应该分等定罪。"因此,大家采取了他的意见,对最重的斩,次之自杀,其次打一百大板,其馀流放。其中适用于郑虔的是流放,贬任台州的司户参军。听到这个消息,郑虔虽然不平但还是松了一口气。

       关于这一段历史,《资治通鉴》有这样的记载:"十二月壬申,斩达奚殉等十八人于城西南独柳树下,陈希烈等七人赐自尽于大理寺。"我想,郑虔等人的流放判决可能也在同日生效。

        按照唐朝的惯例,不管郑虔是否接受判决,都要立即被赶出京城并押送到发配地。

        这一天,是公元七百五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过两天就是大年初一了,郑虔七十三岁。

        那闪电般的判刑消息一传开,大街小巷的人都在窃窃私语,有的还在痛哭流涕。

       郑虔远谪台州,杜甫来不及去送他,只好用诗来送别。诗的前面还有一段序文。文日:"送郑十八虔贬台州司户伤其临老陷贼之故阙为面别情见于诗。"诗曰:"郑公樗散鬓成丝,酒后常称老画师。万里伤心严谴,百年垂死中兴时。苍惶已就长途往,邂逅无端出饯迟。便与先生应永诀,九重泉路尽交期。"

"樗"字典出《庄子·逍遥游》:"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木本臃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散"字典出《庄子·人间世》:"匠石之齐,至乎曲辕,见栎社树,其大蔽牛,挈之百围,其高临山十仞而后有枝,匠伯不顾谓弟子曰:散木也,以为舟则沉,以为棺梆则速腐,以为器则速毁,以为门户则液楠,以为柱则蠹,是不材之木也,无所可用。"樗散两字,连起来说就是:虽然是棵大树,但却是没有用的树。是呵!一个年逾古稀之人,垂垂老矣,先前的意气所剩无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更不会干了,就像樗散这样的树,没用了。朝廷是尽可放心的。谁能料到这位有点迂腐的老画师,在世上超然物外的人,会有这样的命运呢?看来在世上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不过那不吉利的预卜也不是我们交情的终结。在九重黄泉的路上,在地下阴间的世界里,我们的友谊一定会达到最高的顶点。

       诗从杜甫肺腑间流出。可是在杜甫心灵的另一个角落里,他还是侥幸地抱着一个希望,希望有朝一能在长安与郑虔相聚共饮,在广文馆中,听芭蕉夜雨,听灯前花落......郑虔爱喝的酒,他准备着。

         郑虔流放台州上路的那一天,居然还有温暖的太阳。

         早十八天前,即十二月十一日,杜甫曾在《腊日》里提到那个年底特别的气候,说是"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这样特别的气候是少见的,一个七十三岁的老人无故远谪万里,也是少见的。

    从此,那个道德文章天下闯的郑虔,诗书画三绝的郑虔,被杜甫称之"痛饮为吾师"的郑虔离开了长安。在世俗小人的视野里,消失了一个人。

        流放途上,郑虔想起了一生中好些奇异的遭遇。

        他想起,在唐朝的京城--长安的大街小巷里,谁都知道他身兼三绝。那一年,是天宝九年(750)吧,他曾画了一幅水墨山水,又自题诗献给喜欢附庸风雅的唐玄宗。当今皇帝可是爱不释手拍案叫好呵!然后又喜孜孜地在那幅画轴上题了"郑虔三绝"四个字。说诗,李白豪放,杜甫沉郁,孟浩然飘逸,诗名天下闻;论书,张旭狂放,欧阳率更险劲,虞世南秀润,各领风骚;品画,王维、李思训擅山水,吴道子、张萱善人物,曹霸、韩干画马,薛稷、冯绍正写花鸟......在这么多高手名士之前,唐玄宗称许"三绝",溢美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他自己呢,有点自信,又有点不自信。他记得自己的好友杜甫写过这样的诗:

        神翰顾不一,体变钟兼两。文传天下口,大字犹在榜。昔献书画图,新诗亦俱往。沧洲动玉陛,寡鹤误一响。三绝自御题,四方尤所仰......他想起,当时的一则民谣:"高宗朝,太原王、范阳卢、荥阳郑、清河张、博陵崔、陇西赵、郡李等七姓,恃为望族。"自己出身于"簪缨门第,诗礼传家"。像许多士子一样,没有犹豫地挤向了长安的"功名小道"。长安四年(704),郑虔正好二十岁,参加了"进士"科的考试,可是名落孙山。到了三十六岁的时候,才谋到长安率更寺主簿骑都尉的差事,又过了十多年,才升迁为"协律郎"的小官。闲着,不事事之,就抓起笔来写自己的文章,"集缀当世事","采集异闻",一写,就是洋洋大观的八十卷。可是谁又会料想到为小人告发,说是"私修国史",差点儿掉了脑袋。"坐谪十年"以后,才被允还京,做了唐朝第一任的广文馆博士。杜甫说自己"官独冷","寒无毡",却时时有酒喝。除了时时给点酒钱的苏源明,还有一直严酷地经受世间冷遇而自称为"杜陵野客"的杜甫,他每日从账房领取五升米,沽了酒来广文馆一起喝。酒,酒,酒,只有酒,才能使自己忘记精神上的苦闷,忘记形体上的约束,忘记冷遇的不解......自己的酒量大,可以一杯复一杯地痛饮,喝到痛快处,嬉笑歌吟之音,响遏行云。那种笑声,其实是一种苦涩,过于恸哭的悲哀,而世人哪里知我心?杜甫偏爱我,说什么:"先生有道出羲皇,先生有才过屈宋"--有道、有才有。 什么用?还是酒好!"生前相遇且衔杯",只要活着相聚且痛饮几杯。现在连这样的日子也不会有了。

        他想起,也是秋天,三年前的秋天,几个诗友聚合在一起,杜甫来了,高适来了,岑参、储光羲、薛据也来了,自己与他们共登慈恩寺塔的那一天。俯瞰渭水与终南山中间的那座名城曲江,每个人都写了一首诗岑参有诗:"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五陵北原上,万古青蒙蒙。"曲江在山川的背景上显示着它雄浑而又沉郁的气象。杜甫却又是另一番心肠,他似乎从无语的山川里看出了时代的危机:"惜哉瑶池饮,日晏昆仑丘。"自己呢,对政治却是那么地隔膜,兵临城下束手就俘时也不知道天下竟已大乱,不问政治却被政治误。

        他又想起,十五年前有一个青年来家拜访,似有先见之明似的,忠告他:天下将大乱,你可要坚守节操啊!那人说完飘然而去,也不知萍踪何处?后来一打听,说是死于信安任上。那也是那个青年自己先前就预料着的。当初,他也不大当回事情。现在回想起来,都应验了,可是坚守节操又有什么用呢?"节操"两字对他来说是从来不成问题的。自己可以被人冷遇,可以没有车马,可以没有厚禄,但那份尊严却是流淌在血管里的。历史绕不开那个风雨飘摇的多事之秋,自己呢,也躲不开在劫难逃的历史命运呵!

      如今,要到万里之外的边疆--台州去。台州在什么地方?他只知道在浙江沿海,还不知道那里的人,那里的山山水水,那里的民情风俗。"不愁前途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他绝对地缺乏这种自信心。

这是一次孤独的长旅,学者晚年的长旅,也是一次文化精神薪火相传的长旅。

       从长安到台州,走驿道也走水路,干山万水。山一程,水一程,四千多里的路途,从上年的年底走到次年的春天,整整三个月。

       李白高歌"行路难",说是"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又说"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那苦人恼人折磨人的四千里路途,终于走尽。过天台关岭驿时,暮色将降,又下了雨,山路泥泞,两腿都有点迈不开了。长途连日的跋涉,耗尽了精力,巴不得歇下来和衣便睡。押送的差役却告诉他:这就是台州的地界了。他忽然精神一振,睁开两眼,打量眼前这个世界:山连山,岭叠岭,连绵无尽,渐渐浓入的暮色笼罩着群山,有了苍凉寒肃的气象。他的心头颤动了,一种身世之感顿时涌上来。他想写诗,但行囊里没有纸和笔,一声喟叹,充塞天地。

        一个天涯独往之人,一段从未有过的沉重人生开始了。

       台州虽有东海万顷,沃土千里,虽有天下名山--四万八干丈的天台山,但是由于远离当时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长安,却显得相当的闭塞和僻远。

      明《赤城新志》载:"台在唐时,犹为贬滴之所,则风俗之未尽美,略可见矣。"特点之一是"礼教不通于上国",民风强悍。经济状况呢,平原以农耕为主,渔民则以捕捞为业,日出而作,日没而息。街衢冷落车马稀,与长安城"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盛唐风貌相距十万八千里。文教事业几乎没有发展,堂堂台州府,下辖六县,有八万三千八百六十八户(据《旧唐书·地理志》),却没有一个学馆。

      郑虔显然处处感到不适应。你想,一个斯文儒雅的学者,从小受足了"非礼勿视"的教育,举手投足蕴藉有度,一脸正经,说起话来也是斯斯文文细声慢气的,即使在大热天吧,出门则一身官服,在家则一袭闲服,从不露出胳膊、大腿来。而他却看见,有人光了上身在街上招摇过市;喝起酒来,两个酒徒把腿搁在凳子上,猜拳的嗓门可以从街头晌彻巷尾。台州人对这个被谪的"老学究"也是不理解。宋《楼观祠斋壁记》里说:"一州人怪郑若齐,郑若齐怪一州人。"大体上是可以说明当时的情况的。郑虔自己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著作无功千里窜,形骸违俗一州嫌。"在走向生命终点的最后几年的路途上,他必得打开语言的障碍,观念的冲突,气候环境的考验,文明与愚昧对抗的通道,以完成自己作为一个教育家的历史使命。

        郑虔度过难熬的一段时日以后,灵魂里盘绕着的根深蒂固的文化意识又重新苏醒。他晚年的生命最初撞击发出的信号是,要做自己能做的一些事。

       做什么?他想到的是教育。他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东鲁圣人泽加天下,而台人不被者何也,譬之阳和无私,而其照阴崖者独后,夫君子所过者化,今吾谪此,则教化之责,吾当任也。"教育,本来就是他的专业。所不同的是对象,如今他要从最基本的伦理道德开始。选几椽老屋,置几张书桌,然后他又亲自挑选一批民间弟子,办了学馆。课程设置呢?与中国历代官学着意空名,着眼于官场的实利性相去甚远。而是"教以正学,启以民彝,人始知学,去陋归儒"。传授的是圣贤之道。于是,小小学馆成了接受文化与传递文化的场所,成了改变人性人格与一地风俗的基地。郑虔忙完了本来就没有多少事的官务,就来学馆授课,回答学生提问,从不厌倦。后来,当地民众听说,这位老先生就是鼎鼎大名诗书画三绝于天下的京城广文馆博士,争相传告。为郑虔的学问和声望所吸引,当时的学馆出现了"生徒云集,坐不能容"的景象。随后,人们发现,从学馆走出来的人有礼貌了,懂规矩了,"之乎者也"的变得有学问了。有一次,郑虔让学生对对子,他出了"石压笋斜出"上联,马上有学生脱口而出"谷阴花后开"。郑虔着实夸奖了一番。背依明山秀水的学馆,虽然有点儿简陋,但那从学馆飘送出来的琅琅书声,却成为临海这个山城一处具有特别意义的文化风景。人们对郑虔敬重有加,热情地称呼他为"广文先生"。而广文先生呢,身边有这个学馆,有这些"孺子可教"的生徒,凄凉的晚年似乎有了新的寄托,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天打发过去。到了上元二年(761),郑虔忽然接到诏书,日:"左降官、流人一切放还。"是"走"还  是"留"?走了,为了什么?留下,又有什么意义?郑虔踌躇了一下,但又很快作出了决定,他给皇帝的进表中说:

       今蒙陛下召臣复仕,但思质性愚鲁,学术疏陋,误蒙擢用而叼爵禄,政无所闻,事无可法。才非卓异,上负日月之化;齿迫桑榆,下同麋鹿之生。遁迹林泉,苟延岁月,岂谓逊荒。复此荣遇,原矜衰龄,以终素志,不胜受恩感谢之至。经历了宦海的几次沉浮,人生又到了晚年,他是不是把什么都想明白了呢?在中国文化史上,郑虔留下的孤独的身影,直到今天回眸,在唐朝形形色色的文人群像中,依然是一个独立卓行的范本,一种以文化传递为己任,薪尽火传,昭于天地的范本。如果说这一生还有什么值得他系念的话,那就是杜甫的友情。在中国,古人,今人,你们,还有我,都需要一种真诚而又正义的友情。郑虔从长安远谪台州,东西南北,音信阙如,没有人再给他写信了;却不断地读到杜甫从长安、从成都寄来的诗,那些感人的诗。他记得,当初读到杜甫从长安寄来的七律诗,曾经老泪纵横,也曾经给杜甫回了一信。杜甫"得台州司马虔消息",又写了《所思》一诗:

       郑老身仍窜,台州信始传。为农山涧曲,卧病海云边。世已悚儒素,人犹乞酒钱。徒劳复牛斗,无计斫龙泉。杜甫那颗跳动的心,一半系着国事,一半系着郑虔。他给郑虔写了一首又一首的诗。可惜,关山迢递,交通不便,晚年的郑虔能够读到的诗还是有限的,而我们这些后人却都读到了。长安一别,他们再也没有相见。到了广德二年(764),郑虔卒于台州,享年八十。大概郑虔的平生听腻了官场的喧闹,死后想找一个清静的去处,于是他把墓地选择在离临海几十里外的一片青山。杜甫的"便与先生应永诀,九重泉路尽交期"这两句诗真正成了诗谶了。

        郑虔在台州生活了八年,在他的整个生命中只占了十分之一,也只占了他长安生活五十三年的七分之一。在他过去的长安生活中,历史只留下"三绝"的一桩美名。他的书法,早已失传;他的山水画,"传世绝少",即使有吧,今人也是真伪莫辨;他的诗,《全唐诗》只留下一首五言绝句。他的那本"采集异闻"有关唐代当代史的著作,也因为惧祸付之于一炬。还有什么呢?只是当他晚年的时候,有志于设馆授徒,传遭解惑,升始,一段耕明又化旅程以后,才使他的人生变得分外有意义,他那不屈前行的跋涉者的形象已别具一格地永留在五百万台州人民的心中。

         从郑虔开始,台州的文化教育事业渐兴,至宋云蒸霞蔚,人才辈出。世界第一部植物辞典《全芳备祖》的作者陈泳,赴金议和不辱使命的曹勋,隆兴诗坛的双子星座刘知过、刘知变,大学者徐大受,地理学家宋之瑞,江湖诗人戴复古......有人考证两宋时期台州中进士者竞达五百八十六人,其中南宋咸淳元年(1265)进士科考试台州一榜中进士者有五十一人,一时称为文献之邦。明代大学者方孝孺曾经谈到郑虔,称之为"吾台斯文之祖"。

       从此,台州的历史就这样展开了它绚烂多彩的篇章。当我们重新审视过去的那一段历史的时候,我们曾经是从一个十分荒芜的瘠土上起步的,而拓荒者便是郑虔。

        当我们在千年以后对郑虔这个历史人物作出评价,肯定他的历史作用时,自然涌上我心头的是古人说过的这样一段话:"天下之事,有言在一时,而其效见于数十百年之后者。"历史没有枉待郑虔。他的晚年因为在台州的行迹和作为而大放异彩: 从而辉映他的一生。

        人们在心里一直念叨着郑虔,记忆从来不曾尘封。

       就说那个小小的学馆吧,几椽破屋,怎禁得风吹雨打?有时一把大火,就能让它成为一堆灰烬。历史上,学馆曾经几次、几十次坍塌,但是,人类的文化精神却始终屹立。在郑虔死后的当年,当地群众就在学馆的原址建造了广文祠,纪念这位启蒙教育家。宋隆兴年间倾颓以后,曾经大修;至元又两次坍塌,一失于火,二坏于水;以后又有战乱殃及、风雨摧残......但是,人们一次又一次站出来修复了它。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这座千年古祠县经岌岌可危,一个从战争硝烟中过来的女同志上下奔走,后来临海市政府又采用民办公助的形式重新予以修建,成为现在这样一个规模。

        十二年前,我曾经走近广文祠,以后又有第二次、第三次......有时当我默默省察一个人的生命价值的时候,常常会情不自禁地从心里呼唤:广文祠、广文祠。

       历代高官无祠,而郑虔有之,这就够了!死者已矣!

      郑虔生存的那种苦难,也许应该让它永远逝去了。但是,作为一个永远矗立在人民心中的文化人格--他的真诚,他的雅儒,他的勇气,他与一方水土一地民众的血肉联系,也许却能给他以外的大干世界以某种思考。

寂寞身后事。人死了,谁不寂寞?但是,不该寂寞的是精神,一种历久而弥深可以影响后世百代的文化精神!远离了繁华的都市,远离了红尘的喧闹,也远离了官场的倾轧。郑虔需要的是一种宁静,可以静下心来读书做学问修炼文化人格的宁静。让我们把脚步放轻,轻轻地走进广文祠。于阴阳昏晓之际,看风听雨,那份宁静淡泊,便有了一种境界。仿佛他的身后要的就是这青砖石地,古樟绿荫,清风,野花,怪石,青山,远点儿吧,是江涛与巾山群塔......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45

主题

2999

帖子

2930

积分

进士

Rank: 5Rank: 5

积分
2930

积极参与奖

发表于 2014-6-10 08: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广文,开台州教化之先,把台州先民从蒙昧和混沌中带了出来,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台州的“孔子”。
郑广文祠在临海长城脚下,有机会可以去参拜一下!
享受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4568

帖子

4398

积分

探花

Rank: 6Rank: 6

积分
4398
发表于 2014-6-13 21: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岩郑虔后裔(摘自本论坛)
       北宋时,唐郑虔后裔18世从临海迁入下浦(高桥头),改名下浦郑。分支螺屿、黄堰(镇东)、梁湖桥(店头)、苏楼、羽村(红旗)、吕白洋、歧田(沙埠)、胡家汇(高桥头)、头陀桥、新市街、凉棚岭、十里铺等。另有五部、上郑、后郑(店头)、妙儿桥(拱东)、西街(县城)、螺洋等。
关注台州   认识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410

帖子

459

积分

举人

Rank: 3Rank: 3

积分
459
发表于 2014-9-11 16: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第一次听说,佩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

帖子

15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15
发表于 2014-9-14 22: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台州风气之先的郑虔先生,应该要更普及一些才是,让更多老台州人,或新台州人们对他,对台州的文化多点了解。

台州不是文化沙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527

帖子

2631

积分

进士

Rank: 5Rank: 5

积分
2631

灌水天才奖

发表于 2016-12-14 09:07:22 来自移动设备 | 显示全部楼层
客串 发表于 2014-6-13 21:18
黄岩郑虔后裔(摘自本论坛)
       北宋时,唐郑虔后裔18世从临海迁入下浦(高桥头),改名下浦郑。分支螺 ...

黄岩就有那么多了?那应该现在台州大部分的郑姓人都是这位老先生的后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4568

帖子

4398

积分

探花

Rank: 6Rank: 6

积分
4398
发表于 2016-12-14 11: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水积雪 发表于 2016-12-14 09:07
黄岩就有那么多了?那应该现在台州大部分的郑姓人都是这位老先生的后裔了?

这可很难说
关注台州   认识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4568

帖子

4398

积分

探花

Rank: 6Rank: 6

积分
4398
发表于 2016-12-14 11: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问过好几位郑姓的,他们都说不知道。
关注台州   认识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527

帖子

2631

积分

进士

Rank: 5Rank: 5

积分
2631

灌水天才奖

发表于 2016-12-14 20:03:45 来自移动设备 | 显示全部楼层
客串 发表于 2016-12-14 11:18
我也问过好几位郑姓的,他们都说不知道。

毕竟太久远了,不知道也正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4568

帖子

4398

积分

探花

Rank: 6Rank: 6

积分
4398
发表于 2016-12-14 20: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水积雪 发表于 2016-12-14 20:03
毕竟太久远了,不知道也正常。

这么多地名我也记不清,有一位也说过自己的祠堂在那里,是不是郑虔后代说不上来。
关注台州   认识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527

帖子

2631

积分

进士

Rank: 5Rank: 5

积分
2631

灌水天才奖

发表于 2016-12-14 20:20:47 来自移动设备 | 显示全部楼层
客串 发表于 2016-12-14 20:14
这么多地名我也记不清,有一位也说过自己的祠堂在那里,是不是郑虔后代说不上来。

哦,了解了,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3 19: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临海旅游吧!!看一下郑广文祠。
金 贝 投 资 杭州东亚新干线(酒店式公寓) 东站枢纽43方送精工lofe 享超值60方 台州销售部Cel:13058687051 杜经理 2022杭州亚运会   升值潜力无限   经 营 项 目 房产投资   证券融资 产权交易   实时解盘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3 19: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台有某些人认为官员贬放临海为耻,其实台州的文化礼仪进步完全得益先辈的呕心沥血,我们应该以此为荣才是!!敬读楼主这篇文章了。
金 贝 投 资 杭州东亚新干线(酒店式公寓) 东站枢纽43方送精工lofe 享超值60方 台州销售部Cel:13058687051 杜经理 2022杭州亚运会   升值潜力无限   经 营 项 目 房产投资   证券融资 产权交易   实时解盘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帮助| 台州新青年 ( 浙ICP备17001693号-1 )     

GMT+8, 2017-6-28 16:58 , Processed in 0.215771 second(s), 32 queries .

新青年论坛®系本论坛注册商标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浙公网安备 3310030200003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